提示 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生活 > 君榻
第四十八章  终归宁静
作者:施裴 | 时间:2020-03-26 19:38 | 字数:1407 字

裴满大喝一声,斩下大殿上温晏的头颅,以儆效尤。

温湿的血染红裴满死寂的脸上,诡异可怖又狰狞。仇恨亦或是快感,他都没有那样的感觉,只是麻木地擦拭着剑上的血,抬起头,一阵恍惚。

这就是他要守护的江山,乌烟瘴气,纷乱不休。

他的家人,陪葬在这至高无上的王座前。权利,将人心变作鬼魅。

裴满冷冷望着那颗被斩下的,还在喷涌鲜血的头颅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周郁雁赶来的时候,见到的是温晏头颅,当即痴狂大笑,然后捡起一把剑,自刎在温晏身侧。

被软禁的公子昌终于重见天日,暴君已死,公子霄身陨,理所当然由公子昌继位。

裴满亲率兵马将公子昌迎上王座,众望所归。

但是仍有人质疑公子昌年幼,不能处理政务。事实却像是给这些质疑的人一个耳光,公子昌继位之后,将乌烟瘴气的朝堂整治一新,减免赋税,抚慰灾区,整顿士气,操持军演,无一不精。

那些不肯服从年幼的君王的,都被裴满以雷霆手段镇压,人们才渐渐相信,公子昌才是老王君心目中王位的最佳人选。

公子昌自幼在老王君身边长大,对王宫了如指掌,如果不是公子昌通风报信,温霄跟裴满根本闯不进王宫。更何况,公子昌手中还有老王君的遗诏,老王君在被温晏设计下毒之后,知道时日不多,将王印跟遗诏交由公子昌。

公子昌懂得韬光养晦,鲜少抛头露面。自知不是温晏的对手,选择求助没有野心的温霄,跟忠心耿耿的裴满,里应外合。

只是公子昌没有想到,温霄竟会为了桑宁,身陨在王宫,感慨万千,于是给了这位护国公清白的名声跟体面的葬法。

宁和郡主,封为安国公主,宫变之后,不知去向。

数月后,月南山庄。

桑宁在摇椅上闭目养神,忽然有一双手蒙住她的眼睛。那双手温润,带着细细的茧子,分明是常年握剑之人。

桑宁翻了个身,睡得迷迷糊糊道:“别闹!”

偏那双手幼稚得很,贴着她的眼窝,描摹她的眉眼,动作是极致的温柔,弄得桑宁痒痒的。

桑宁干脆抓住那双手,往下一扒,恼羞成怒对视上眉眼含笑的男人。

那人面如冠玉,惊才风逸,身着一袭曳地的白衣,墨黑的发用简单的玉冠挽着,腰间别着一把白纸扇,云淡风轻地笑着。

桑宁抿唇轻笑道:“这是哪里来的公子爷,跑我月南山庄蹭饭来了?”

温霄笑道:“在下温霄,前来应聘月南山庄的姑爷。”

桑宁“咦”了一声,起身挽住温霄的长袖,想要翻找些物什。

温霄深情望着她,“在找什么?”

桑宁理直气壮道:“信物啊!哪有上门提亲的不带定情信物的。”

桑宁掀开温霄的袖子,望见一条一条的横疤,眼眶忽得有些湿润。

“很疼吧?”

得知温晏要强迫桑宁为妃,温霄发了疯一样,在手腕上划出数道伤口,将毒血放出。他不想让毒血影响自己的神智,他必须保持清醒,才能攻破温晏设下的数个圈套。

他将自己逼疯,整日埋在书籍中,想了一个又一个对策,他太了解温晏了,温晏也太了解他了,光凭一个被软禁的公子昌,他们根本翻不出什么风浪。

好在有祁王族旧党的支持,还有神医无渡为他压制毒蛊。

桑宁将温霄从王宫带走,连夜找到了无渡。无渡可以救治温霄的皮肉伤,但是毒蛊深入骨髓,没有可以克制的奇药,无渡也无力回天。

大概是上天怜惜桑宁,无渡说的那株奇药,正是七瓣雪凇茸。桑宁九死一生带回七瓣雪凇茸,这才将温霄救了回来。

腕子忽然被人握住,只见温霄摇头叹息,“我早该想到的,小时候在花林里的是你,在峡谷山洞里的也是你,桑宁,你果然是个小骗子!”

桑宁不知怎么回答,干脆抬头对着温霄的脸颊就势小啄了一下,含糊其辞道:“你说是就是吧……我困了。”

桑宁忽然被人拦腰抱起,某公子爷耳根通红,讪讪说道:“回房睡,别着凉了。”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