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 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生活 > 胭脂碎
第二十四章:十年生死两茫茫
作者:公子慢行 | 时间:2020-03-22 13:55 | 字数:1167 字

恒河边上有座桥,但鲜少会有人从桥上走过。恒河水此处最汹涌,此桥又为吊桥。北漠桑达引他过去,那必定会在吊桥上做文章。

那他又要如何救出青黛呢?

真是让人伤脑筋,甚至不给他反应的时间。虽然容祁安心,但他却并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……

桑达拎着青黛的脖子,绑着她却并没有塞住她的口。容祁一站定,隔着吊桥的青黛便冲他破口大骂:“容祁你个负心汉,王八蛋!你以为你来救我我就会回心转意吗?老娘告诉你,绝对不可能!”

拎着青黛的桑达一头雾水,原本以为是郎有情妾有意的苦情戏码,看来好像是南越皇帝的单相思啊。

对岸的容祁不动声色,青黛的愤怒从来不是这样表达的……她到底想告诉他什么呢?

青黛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,桑达只觉得有一只苍蝇一直在自己耳嗡嗡作响,桑达无奈地放下了青黛,出生打断道:“诶诶诶,你要是再叽里呱啦,我就把你推下去了。”

“你这个臭娘们!”桑达作势要打她,青黛毫不畏惧地伸着头,眯着眼道:“你有本事,大可杀了我。”

“你!诶,对面的汉人皇帝,你们南越将军现在在我手上,你到底救不救她啊?”桑达显然不想再听青黛废话,不耐地向对面的容祁喊着话。

容祁远远地看见青黛微微摇头,于是答道:“我不救她。我在她心中如此不堪,还做过很多对不起她的事,我为何要救她?”

“那你来这里是来干什么的?”桑达只觉得自己被绕得晕晕乎乎的。

容祁面上噙着笑,道:“自然是,来看她是怎么死的。”

桑达听了只觉得泄气,本来以为这个女人对他有点利用价值,还特地为汉人皇帝准备了一桥的炸药,看来是白白浪费了。

“既然你根本没有利用价值,那就送你上路吧!”

桑达用力一推,将被绑着的青黛推上了吊桥。

霎时轰炸声响彻天际,漫天得火光将青黛裹住,火舌卷舔着青黛身上的粗麻绳,失去束缚的青黛立刻将头上唯一的木簪拔出。

容祁看着扑面而来的腾腾热气,瞬间跌坐在了地上。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

不是你想让我过来吗?难道……真的是让我来看你是怎么死的吗?

腾腾灼人的热气将吊桥上的青黛冲击而起,她忍着皮肤的灼痛奋力地睁开眼睛,瞄准了对岸,用尽全力将木簪抛出……

然后,安详的下坠。

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席卷全身,容祁握着手中的木簪空壳哭成了泪人。

这是一根空心木簪,里面放着北漠的驻防图……

次月,容祁领着南越军队势如破竹,屡战屡捷。最终,在雪漫凉州边界的前一天,班师回朝。

容祁照着簪子上的标记,找到了那间手工铺。

老伯对他说:“两个半月之前,店里来了个十分漂亮的姑娘,她说要造一只空心的簪子,可真是奇怪。”

容祁却惊了,两个半月之前他还没有御驾亲征……难道在信使送信之时,她便已经为自己写好了结局吗?

容祁抱着那只被火灼出炭黑色印记的簪子,蜷缩在手工铺子的角落里,再度哭成了泪人。

老伯看着这个俊俏的年轻人,出声安慰道:“木簪被烧坏了便坏了,大不了我赔本给你免费再做一根,你可就别再哭了哟。”

“可,带木簪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
本故事完。